【二人花】心动时刻

*空间看到的梗 图附在最后

*女装丸x大学生仓

*有拉灯




16.

“我说过了,我没有在外面乱搞!”大仓忠义愤怒地拍桌而起,与锦户亮怒目而视。


“哦,那你说说看。那天晚上为什么一宿都没回来?”锦户亮面无表情地和大仓对视,“像个男人有担当一点,大仓忠义。你口口声声说你有分寸,还一声不吭地一夜未归。作为同一个寝室的室友,你太让我寒心了。”


听到锦户提到那一晚的大仓又羞又恼地腾得一下红了脸,嚣张的气焰消失殆尽,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是什么让叱咤校园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少东家如此吃瘪。

让我们走进今天的“今日说法”。


那得回到一个月前的联谊会上说起。



01.

“不好意思我来迟啦——”留着中短发,发尾微卷的一个女孩子小声拉长了音拉开了门进来又拉上。被一群捂着嘴哧哧笑着的女生们拉着坐到了一起,迟到的女孩子看起来有点拘谨地放下了斜挎包。


坐在中间的横山也探头往门边瞅了瞅,表情变幻莫测。

“丸子来晚了喔,罚酒三杯!”一旁一个爽朗的女生举起酒杯开心地说。


“放过我啦——”


“哎呀人家女孩子嘛别这么严格。”坐在大仓身边的锦户亮接过了话茬,“她罚一杯就好了,另两杯我替她喝啦。”

“呀——”对面女生更炸锅似地起哄。


“谢谢啦。”被叫做丸子的女孩似乎很容易脸红。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大仓默默看着总感觉气氛哪里怪怪的。


这联谊会是大仓所在的系的学长组织的,想着又没有什么事,从小不缺钱花又生性爱玩的大仓拉着室友锦户亮来添了份热闹。大仓自诩仪表翩翩,怎么看条件也不算差的,可一直就母胎单身solo到现在,寂寞的时候也只能靠自己左右手。学长横山裕也生得比一般男生更白一些,摆明了会受女生大欢迎的type,却也迟迟找不到对象。


两个人凑在一起难兄难弟,交流一番情报后猛然发现两人竟然同等爱好打游戏。于是再管他什么女朋友,俩人抱头就去怪物猎人开荒了。


但这样也不是个事儿,这才促成了这次联谊会。


大仓万万没想到,这是个万恶之源。从此一介纯良少男走上了不归路。



02.

大仓抱着半瓶子晃荡地心态纯粹是来玩的,坐在最边上,手里的酒可是没停。恰好这座位刚好和迟到的丸子对上。大仓酒量的确很好,可偏偏在这时失了策。

此时的大仓酒量还未有那么千杯不醉,但煞有不醉不归的架势。


本来想自己把自己灌得美滋滋刚刚好,却没料到牵肠挂肚自己的学长还要拉他下水,硬生生给他多灌了整整两瓶进去。



然后大仓就醉了。



醉了不要紧,可原本坐在大仓旁边的锦户亮早就喝嗨了变身夜店小王子,搂着不知哪个什么时候变成亲友了的学长推杯换盏,汗珠从喉结旁滚下,雄性荷尔蒙呈井喷式增长,把对面姑娘们迷得云里雾里。


于是大仓“咣当”没倚到人就栽在了地上的垫子上,酒精没让他感觉到疼,但是他下意识伸手去抓手边的东西,好像抓到了横山学长的大腿。在眩晕的灯光和过于吵闹的人杂声下,大仓觉得眼前只有一片模糊。



大仓迷迷糊糊中看到似乎丸子小姐过来了。原来丸子小姐站起来才看得出来,身材要比一般女生要高一些呀。


高一些挺好的,因为我也高一些。大仓稀里糊涂地在心里嘟囔着。



然后在闭眼睁眼间不再知今夕何夕了。



03.

大仓再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是转天早晨了。


在横山裕搬出学生公寓后在外面租的房子里。


大仓可以睁开眼的时候,他认出这是曾经横山拉他打游戏时带他来过的房子,从室内光线来看应该早已日上三竿。大仓闭上眼呼了口气,酒精对大脑的侵袭还没有完全消退,他感觉太阳穴一阵一阵地痛。然后他像一个宿醉的大叔一样呻吟着坐起来,头低垂着一动不动。


腰酸背痛的,横山肯定是给我打了个地铺就扔地上了,可恶啊,明明就是你把我灌倒的。大仓揉着自己的腰默默撇嘴,并且在心里狠狠地给横山记上一笔。



等他起身的时候,他转过头。先一步映入他视野的却不是刚在脑海里那个被他扎小人的横山学长。



“丸、丸子小姐......”大仓怎么想这地点这时间,不管怎么按照情理来说都不应该这时候看见丸子啊。在联谊会上喝醉到断片,转天醒来发现自己和一个女生在一起,怎么想这都是说明........


大仓“腾”得一下红了脸,一句“我会对你负责的”差点脱口而出。


“喂,酒鬼起来了就赶紧洗漱去。”横山在大仓身后贼兮兮地笑着说道,顺带一脚踹向大仓屁股,“别搁那装什么纯情处男了,你俩啥都没有,都我扛回来的。丸子是我青梅竹马。在我家你还想发生点什么不成?精虫上脑了?”


本来就一头雾水的大仓回头看看横山,又转头看看重新穿戴整齐的丸子,一下又被莫名其妙扣了个“精虫上脑”的帽子。气得大仓习惯性地想扑到横山身上和他算账,却直接被横山胳膊一带被直接推向了洗手间,横山顺便直接帮忙把门关上了。


大仓一屁股墩在马桶上,鼓着嘴不服气地盯着门,但眼刀无法穿过门甩到横山脑门上,只能站起来去洗手池旁拧开水龙头准备刷牙洗脸。



“maru.........”门外横山隐隐若现的声音消失在从水龙头奔涌而出的水流声里。



04.

被凉水浇过终于让大仓彻底清醒了过来,身上昨天穿的衣服已经全是褶皱。大仓嫌弃地掸了掸,摁下门把手走了出去。横山倚在墙壁上抱臂看着他,冲一边点了点下巴示意。大仓揉着头发一脸不耐烦地看向一边的墙上,只看到一行数字,以及眉飞色舞的“maruko”
“这是什么?”大仓疑惑地指着询问。


“丸子她留下来的。”横山裕轻描淡写地回答,“你昨晚醉倒之后把她裙子蹭脏了一点。”


横山这话说得不清不楚,大仓还没捋顺,而横山又接着开口。


“你懂的。”横山走过来拍了拍大仓的肩朝他挤眉弄眼,“小伙子挺有魅力啊,我劝你line加上为好,不吃亏哟。”


横山吹着口哨走向卧室,头都没回地又接了一句:“速食早饭在桌上,下午有课别忘了噢。”


大仓面对着墙站着脸色变了又变,看着便利贴把后槽牙都要咬碎了。随后像想通了什么一阵轻松,轻快地撕下便利贴折了几折放进口袋。然后走到门口开始找自己的鞋。



“打扰前辈咯,yoko。”门被结实地拍上。




????到嘴边的早饭都不吃了这北极熊什么时候转性子了?横山躺在床上举着PSP一脸懵逼。




大仓站在单元楼下,阳光下的手机屏幕有点反光看不太清楚,他一字一字对着将数字输入进去。


“‘我的朋友是鲑鱼’……?找到你了~”



05.

说实话大仓觉得丸子应该和自己都属于网瘾少年少女。


毕竟自从加上line之后,他和丸子几乎无时无刻都在聊天。丸子的脑回路似乎很跳跃,有时上一个话题可以和下一个话题南辕北辙,有时对于大仓提出的话题的回答令人忍俊不禁。



但是没有丝毫强迫感,自己是不自觉地愿意和丸子聊这么久。



丸子小姐也真是个有意思的人啊。大仓感叹道。


不过大仓从没忘记他是怎么加上丸子的line的,既然横山都那么说了,想必丸子应该是有那方面的想法吧?


如果是丸子这样长得也很可爱,相处也很舒服的姑娘,似乎……也不是不可以。大仓看着窗外愣神着在想。



“喂大仓!”锦户亮一蹦一跳地冲进寝室,兴奋感几乎从他身上溢出来,“我有一个朋友有高槻King会员制酒吧的卡,他和老板村上信五可熟了,可以带两个人进去。听说今晚有传闻很精彩的乐队的演出,请到一次可难得,要不要一起去?”


“去!当然去!”大仓从床上跳起来,开始找他的骚包衬衫。


谁又能想到少东家大仓忠义在高中时可是成立过一个校园乐队的,大仓是鼓手,锦户亮是吉他手兼主唱。可惜最后因为学业不了了之。



又有什么能比那段日子更让人热血沸腾呢?


这么热闹又闪闪发光的场面,他要是不在可就太可惜了。


06.

酒吧在市中心的偏僻角落,从外面看和周围环境一样寂静,一进去可就完全不一样了。大仓差点被掺杂着各种声音的吵嚷声一瞬震到耳聋。他只能一边喊一边先拉着锦户亮挤到吧台。


“亮!你那个朋友呢?”虽然大仓和锦户离得并不远,但只有喊的足够大声才能听见。而那个能带他俩进来的锦户亮所谓的朋友,在刚一进门之后便无影无踪了。


“他叫涉谷昴!今天的乐队表演他是主唱,他现在去后台准备了啊!”锦户亮捂着一只耳朵冲他喊,大仓一晃眼以为自己看到了跳脚的小型犬。


原来亮那个留着洋葱头的小矮个的朋友就是乐队主唱啊。大仓想。哇塞,虽然个子不高,脸看起来很凶诶。


“乐队几点开始啊?”大仓觉得再这么喊下去嗓子就要哑了,心里开始咒骂侧面越来越嗨的DJ。



“你看!!!”大仓看见锦户亮突然放下了手,猛地指向还是暗的舞台,激动地青筋暴起。


“他们要登台了。”在锦户亮说出这句话的同时,DJ一个滑碟将音乐停下,全场随即万籁俱寂,衬得这话落地有声。



打光灯随着登场声划破空气从人群上方直指舞台,打在每个人的身上,尤其是站在中间的涉谷昴,虽然站着不动,但眸子里的神采飞扬让他仿佛是自己在发光。


大仓觉得耳边只有自己无缘无故开始慢慢加重的心跳声。



咚、咚。

是和心跳重合的鼓点声。



紧接着灯光便只打到了吉他手身上,吉他手拿着拨片向下一划。一开始的一小段只是吉他手的solo,第一个小节过去立刻全员开始加入进来,灯光配合着开始调动起人群的情绪。



然后主唱拿起了口琴,在灯光闪耀下将人群的情绪带上高潮。



身旁的锦户亮已经躁动起来了,不仅是亮,人群大部分都兴奋起来了,全部人几乎都在举着手伸出食指指着斜上方在底下跃动着。


大仓看着也觉得心里和手里痒痒的,不过到底他现在来这里也只是顾客,他是来泡吧的,既不是看演唱会也不是回忆青涩时期的记忆的。


一段纯音乐似乎是这个乐队的惯例开场白,好像懒得说话的自我介绍名片一样,中间夹杂着每位成员的solo。



07.

大仓承认这乐队很有水平,然而每一位成员出场时他的目光并没有完全被主唱吸引住,而是眼神飘忽地不知道在看谁。当贝斯手开始solo的时候,大仓突然心里被打破节奏地敲响了一下。贝斯手弹贝斯的时候看起来非常认真,在刘海遮挡下侧着脸由灯光打得明暗分明,看不清他的表情。至少大仓不自觉地总往他那瞟。


而在之后的曲子里,贝斯手似乎倒有一副甜嗓,低音和高音一样异常撩人。大仓倚在吧台边随便要了杯酒,另一手不自觉地捻了捻袖口。


大仓也不知道他是怎样看完演出的,像是放空记忆了一般。只记得最后好像和贝斯手对上了眼神,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视线太过炽热,贝斯手瞬间低下了头,让光线给他打出一个好看的剪影。



时间已经太晚了,但明天并不是休息日,他和锦户亮该回去了。大仓和锦户慢慢在路上走着。


要此时问大仓感觉他一时还真说不出,但他看得出来锦户亮已经要跳起来了:“你看到了吗!!!昴君唱歌真的很棒!!”


“是啦是啦。”大仓看着前方回答,“看起来个子很小,能量却是超大。”


“我曾梦想成为昴君那样的人。”锦户讲话的温度突然一下陡降,大仓疑惑地转头,看见锦户像他刚才那样十分认真地盯着前方的地面,“但我知道我和他不一样。他是要成为天上的星星那样的人。”



锦户转头朝他轻笑了一下:“我还是更愿意站在地上看星星。”



站在地上看星星吗。大仓低头无聊地踢着石子。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却下意识想到的是有一个他想和她一起站在地上看星星的人选。他听到了一丢丢心脏在胸腔里跳动的声音。



08.

接下来大仓和丸子发展迅速,迅速到大仓怀疑自己是不是有月老或者丘比特相助。两周之后,大仓决定不再拖泥带水了,到底本也就是联谊认识来的,这时候装纯情不是他大仓少爷的风格。


在心里骂骂咧咧给自己做了一通思想工作后,大仓抄起手机,点开丸子的line。开始忐忑不安地打字。


“丸子这周末有空吗~☆”


消息迅速被显示为已读。“有喔ヾ(*´∀`*)ノ”


“想约丸子出去玩可以吗!”


“可以哟。去哪里?٩( *´﹀`* )۶♬*゜”


“台球厅叭♪”


“OK!!!!(`・ω・´)ゞ”



大仓举着手机瘫在沙发上松了口气。横山端着杯可乐走过来,一脸疑惑地问:“怎么了?”


“没什么。”大仓提不起精神地回答道。


横山把自己摔进旁边的沙发里,探头去看大仓的手机屏幕,大仓连忙把手机抽走。瞥到一点图案的横山挑挑眉:“不会吧?真的和丸子勾搭上啦?”


“哎呀你别管啊!不还是你把她的line给我的吗。”


“我可不管,line不是我给你的,是她给你的。”横山的表情五味杂陈。

大仓表示看不懂,就当心疼他自己的青梅和好基友同时脱团独留他一人单身狗的悲伤吧。



09.

大仓站在约好的台球厅门口静静地等丸子到,他低头依然无聊地踢石子,今天他特地找了身休闲又显气质的衬衫裤子出来,皮带都心血来潮地用了新买的那一条。


我这是干什么,又不是什么重要场合。大仓在心里默默吐槽自己。


虽然过了约定时间的点了,但是五分钟后大仓就看见丸子远远地冲自己招着手跑过来。大仓举着手挥挥回应了一下。


“对不起迟到啦!!呼。”丸子跑到大仓面前还有点喘。大仓摇摇头:“没事喔。”



丸子还真的是高啊,就比我矮了一个头。大仓在心里小声感叹。



“生气了吗?小忠?”丸子小心翼翼地上目线询问。“呃…没有啦!”大仓因为突如其来的称呼顿得心跳停跳一下,怎么这个人嗓音也这么甜喔。…………也?大仓心底疑惑一秒,便随即被丸子的话拽了回去。


“那我们进去吧!”丸子笑眯眯地说,自然而然地跨上大仓的手臂示意他一起进。大仓连忙握住门把手推开门。


“一张桌两小时。”大仓把卡推给前台。前台低头迅速地处理好把卡还给了大仓,顺便伸手指路,“十二号桌。”

大仓和丸子走到桌前,丸子先去把包放在了一旁的椅子上。大仓熟悉地抚摸球杆,他才想起来他已经有段时间没和朋友过来打过了。


“在想什么?”丸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大仓身后看到他神游。


“啊,没有。”大仓连忙回头,“想说,丸子会打台球吗?”


“不会啊……”丸子苦恼地说,“小忠教我吧?”


“没问题。”大仓挑起嘴角一笑,“我本来也是这么打算的。”



10.

不过丸子说不会,还真的是一丁点都不会。在简单地给丸子讲过规则后,大仓开始指点姿势上的问题。


他先示范性地拿起杆,准备给丸子演示一下如何将球打进袋里。


大仓摆好姿势,大拇指轻轻摩挲着杆,压低身子,视线紧紧锁定着盯着杆尖延伸出的方向,稍微调整了下方向之后,大仓的动作像时间停滞一样静止了。


然后大仓瞬间发力将白球“叮”一声弹出去,红球被撞后应声落袋。


丸子也看得入神,小小地拍拍手:“小忠看起来好厉害啊。”


“也没有啦。”大仓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刚才就是基本示范了,来,丸子试一下。”说完大仓把杆递给丸子。


“恩……”丸子接过杆,一脸犹豫地走到桌前,照猫画虎地塌下腰,摆好杆。大仓站在丸子旁边歪头看着,慢慢从丸子右边绕到左边。



大仓轻轻点点丸子的左臂,然后托高一点丸子的手腕:“左臂可以再平一点。”


“啊……恩。”丸子有点僵硬地动了动胳膊,喉咙上下滚动了一下。


“左肩一定要放松,肌肉不能紧。”大仓绕到后面拍拍丸子肩,微微捏了捏肩膀处的肌肉提示道。


“恩。”丸子努力让自己的肌肉不那么紧绷着。好像是大仓错觉,他总感觉丸子想把脸藏起来。



我怎么净想这有的没的。大仓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想想别的。他对丸子比了个大拇指示意道:“试一下吧,丸子!”


丸子动作生疏地将杆往前一推,把白球击到大仓提前放好在洞前的黑球上,黑球咕噜往后一滚入了袋。


“哇!”丸子开心地笑弯了眼角,“感觉很有趣啊,小忠。”


“是吧。”大仓也不自觉地一起笑起来,“多试试,台球蛮好玩的。”


“好!”丸子闻言又兴致勃勃地趴回了桌前,兀自开始调整瞄准的位置。大仓站在旁边抱着胳膊,挑着眉托腮看着。


“等一下!”顿了一会儿大仓大喊一声,抓着丸子推杆的空隙跑到桌对面。


“咱俩来比一局。”大仓趴在对面眉飞色舞地冲丸子递了个眼色。“来啊。”丸子被逗乐得花枝乱颤。



11.

等大仓和丸子出来的时候各自都已经是满头大汗了,两人互相指着对方笑得乐不可支。说实话,这汗有一半都是他俩笑出来的。大仓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丸子就笑个没完,丸子还总是爱做一些搞笑的小段子逗他。即使再冷场的段子,他还是能笑得喘不上来气。


“什么啊,真亏丸子你能想到啊。”大仓呼哧带喘地倒气,他刚觉得自己要笑出腹肌了。


“嘿嘿。”丸子跑到大仓面前吐舌,然后扭头背着手一晃一晃小跳步向前走。


“丸子等等啦。”大仓小跑几步追上,插着兜跟在丸子旁边慢慢走。



“大仓。”丸子突然出声喊他。


“恩?”大仓低沉地回应了一声。



丸子看着他笑着说:“和小忠今天玩得很开心喔。下次也一起出来玩吧。”


“好啊。”大仓也笑着说。



12.

自那次去打台球之后,丸子就经常来和大仓出去。有时是下午去看电影,有时甚至就只是出去喝个奶茶。


锦户亮对此表示非常不满,以前那个会帮他打饭带外卖的好室友不见了。一个没注意就一溜烟跑没了人影,独留锦户一人孤零零像个空寡老人在寝室里寂寞思考人生。


而且时间愈来愈有加长的趋势,无法忍受孤独的锦户亮愤怒地摔枕头表示:你要是敢有一次夜不归宿试试。


大仓点头哈腰地表示不会的,他有分寸。


锦户亮一脸疑惑地问他:“大仓你真的是认真的?”


“恩……”大仓含糊地恩恩啊啊应道。


在锦户和大仓寝室蹭床瘫着的横山学长面无表情地玩着手机听完了全过程。



大仓和丸子跑出来就和普通情侣一样在约会,不过唯一一点就是丸子似乎不太喜欢自己离她太近。这很正常嘛。大仓想。虽然他们心照不宣地开始交往,但女孩子当然会害羞一些。


不过丸子和他出去玩的时候,兴致勃勃还爱故作搞笑状的开朗样子可一点也不害羞。



而且还有点可爱。



不过现在大仓更想扇之前这么想的冒泡,泛着恋爱的酸臭味的自己一巴掌。


13.

这天他趁着明天是休息日,晚上出来和丸子泡吧。酒吧不算那么吵,前面有DJ在放歌,舞池里也有不少人在扭动腰肢。舞池外面的人们三三两两扎堆在一起,勉强在音乐声里能听见对方的谈话声。


没写到最后就不算车(evernote)




17.

等到丸山给大仓解释完来龙去脉已经是后话了。大仓恼怒于自己稀里糊涂就被上了这件事足足让丸山哄了他一个月,然后锦户亮就由愤怒地独守空巢变成了愤怒地被这对狗男男闪瞎。


因为他们竟然是一所学校的。


锦户亮在寝室门上狠狠地拍了个「猫与丸山隆平不得入内」的标识。














00.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丸山你输啦!真心话还是大冒险?”横山裕乐得像水开了一样指着丸山。


“大冒险吧。”丸山恹恹地答道。


横山裕一拍手,觉得自己想到了一个绝妙的点子。







“maru!晚上的联谊会你就女装去吧!”






梗:

评论(3)
热度(46)

© 狂喊一万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