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博客被我裱起来了。博主被我拉走了。(等

鹿先生。:

*寫了好久也不知道自己寫了啥。
*總之我的蛇寶貝生日快樂!!!
*主播翔x主播和



「您好,這裡是Niji Music。現在正是歌曲點播的時間,這位聽眾想要點播一首什麼歌曲呢?」

「你好,我,不想點播歌曲。嗯、嗯…能陪我聊聊天嗎?」



二宮和也,27歲。
主持電臺節目三年以來第一次碰到這樣的觀眾。
憑藉嗓音吃飯卻第一次被電話那頭的聲音所吸引。


不過職業素養還是讓他堅守住了自己的陣地。


「可是這位聽眾。我們這裡不是情感訪談節目呀…?」

「啊抱歉抱歉!是我听岔了。唔啊原來現在才中午啊…我以為這是你的另一檔節目呢。聽到你的聲音我就打電話進來了……我下次再打過去!」



這麼瞭解自己的節目,怕不是自己的鐵粉了。

二宮和也有點小亢奮。
要不是他瞥見對面那頭的電話編輯示意他還有好幾個人打電話進來,簡直想撂下耳機直接沖到另一個錄播室等刚才那傢夥的電話來。




「你今天怎麼不吃晚飯啊Nino?」

「呼呼呼www因為今天晚上的錄播要接一個我的粉絲找我人生哲談的電話,所以要保持最好的嗓音狀態!」

坐在邊上的櫻井有點哭笑不得,他夾起盤裡最後一塊漢堡肉在二宮面前晃了晃。與之回應的當然就是狠狠的一記眼刀。


「你很囂張。」

「畢竟我今晚的節目比你早十分鐘結束。」

二宮和也超氣,二話不說就把筷子上最後一塊肉給一口吞下。



「誒——?!你不是不吃的嗎???!!」

「唔姆…有點咸。讓你體會一下因果報應,不僅要吃了你的漢堡肉,你今晚還必須等我結束之後才准走,而且一起打車回去你付車費,而且你還要幫我燒洗澡水,而且我先去洗澡。嗯,差不多夠了。」



櫻井翔超委屈,他衹是早十分鐘下班就要被自家室友折磨。
在這等屈辱之下,櫻井先生的內心自然是波瀾壯闊的。
如果硬要用辭藻來形容一下的話,應該叫做。


美滋滋。




「明天聖誕節了,我們去東京塔好不好?我陪你去。」

「什麼哦明明是自己想去!!怎麼就變成陪我去了???非常沒誠意——不去不去。」






「下面讓我們接聽最後一通來電。」

二宮主播心情很微妙,說要打進電話來的那位粉絲至今都沒有出現。在播送廣告期間,二宮三番五次地找編輯確定是不是接漏了他的電話。

心情如同前幾天被櫻井翔放鴿子而沒吃成烤肉大餐時一樣不美好。



「你好,二宮主播,是我。」



『來了——!』

聽到酥心的嗓音,二宮一個激靈,精神狀態比節目剛開始還要提起來好幾個度。
那頭的電話編輯鬆了一口氣,還好最後把電話給接了進來。這要是沒打進來,可能自己就要被主播先生的低氣壓給擊吐了。




「我想説一個關於我跟我室友的故事。」

「請說,我會好好聽著的。」


說來慚愧,雖然自己是主播,但是現在比起自己來主持節目,二宮更想多聽聽這個傢夥的聲音。
要知道,好聽的聲音不管是在說什麼,都是對於耳朵的獎賞。


上一個讓他覺得這樣悅耳的聲音是誰的來著。



啊。

那個人現在在隔壁直播呢。





「我的室友,是個非常可愛的人。
   或許有一點誇張,但是在我看來他應該是這個世界最完美的傢夥了。」


看起來他跟室友的關係很好。
二宮有點羡慕,他羡慕那位室友可以天天聽到這樣的音色。他又想了想,自己的室友也擁有著得天獨厚的聲音。

一點都不羡慕。還是自家室友聲音更棒。



「他偶爾會對我耍耍性子,但是越是那樣我越覺得他可愛。特別是他像個小惡魔一樣做一些惡作劇時,我非常樂意受著。
不如說,看著他惡作劇得逞的樣子,是人生大幸了。」



那不是很好嗎。
連這樣的壞心思都能夠接受,他似乎是非常愛著自己的室友了。細小的地方都能顯露出來,是非常溫柔的人啊。




「可是他好像不能明白我對他的感情。」

「嗯?她是不知道您喜歡她嗎?」



「對…因為……嗯。不好意思,是他不是她。」




啊。

是這樣隱晦的愛情啊。



「您非常喜歡他嗎?」

「非常,非常地喜歡。」




二宮覺得無故出現的一塊石頭壓在了自己的胸口,恍惚地,一直以來作為主播能言善辯的他此刻失了聲。
他側過身子瞥了一眼牆壁,腦子裡充斥著的滿是隔壁的那位先生。



主播先生自己好像也藏著些什麼。
也就可以很好地理解這位聽眾的心情。


可他卻不知道該怎樣調節這次的情感問題,
衹怕是他自己,也陷在同樣的困境之中。




一秒,兩秒。電話的兩頭靜得可怕。
編輯拼命敲著玻璃提醒二宮開口,要是再沒有聲音就要算是播出事故了。


他回了神,撥弄著亂麻似的頭緒連忙開口。
「這位聽……」



「好了,那麼今天關於主持人我自己的故事就說到這裡。」





誒?


二宮聽見了熟悉的Ending音效,一連串熟稔的結束語从牆壁的那頭,从耳機的那頭沒頭沒腦的衝撞進了他的耳朵,衝擊到了他的大腦。


「本期的節目到這裡也就要跟大家說再見了。我們下期同一時間不見不散。」



是好聽的聲音。
是聽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那种完美的音色。

是不僅僅在廣播里,在家裡也能無時無刻聽到的,自己可以獨自享用的聲音。




二宮的大腦從來沒有運作得如現在這樣快過。
一股腦涌來的信息量被他即刻處理到位,臉上的溫度也隨之升騰而起。

他沒辦法控制自己現在的面部表情,除了驚慌以外,欣喜已經佔據了情緒的頂峰。



就像是聖誕老人的禮物。
从氤著雪影的天際砸下,不偏不倚地砸到了二宮先生的頭上。

自己說不出口的話,
期待著對方說出聲的話。
在這個平安夜的最後時刻,像是宣誓一般在世人面前爆炸開來。



那頭的節目已經結束,
電話卻沒有掛斷。

最後一句話傳進耳機以後,
二宮立刻切斷了傳送出去的電波。


誰也聽不見的,
只屬於自己一個人的聲音,
只屬於自己一個人的邀約。




「還有十分鐘就是聖誕節了,我們去東京塔好不好。


   請陪我去吧。」

评论
热度(68)

© 狂喊一万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