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天边微卷的残云和明亮日光 (上)

*设定机长Sx意大利留学生A
*我不是太清楚机长职业和航班等相关专业知识和术语,完全就按自己想的写了对八起!!欢迎评论指正!!
*是想一篇完的,但是对不起我太困了……
*疯狂爆肝写给师父父考前攒rp。保佑她明天运气好好!希望她不要紧脏今晚能睡得好一点。




00.



他们从未想过对方会这样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里,然而这世界多奇妙。



01.

刚结束完连着三天的飞行樱井终于可以走出机场,他拉着飞行箱,滑轮滚过地面,皮鞋在地上踢踏踢踏着作响。虽然走过专用通道显得如同电影里面一样意气风发,不过此时已是半夜两点,静谧的机场和黢黑的夜空让樱井不禁叫苦。


天知道他想自家恋人想得有多紧。


那眼白出走却又大又闪亮的眼睛,笑容像宝石箱一般璀璨,尤其在他开怀大笑的时候褶子会悄悄爬上他两颊,清爽而沙哑的嗓音响起来便停不下,像个小太阳一样。



他哪都好,怎么看都好,就是我老不能见他不好。



樱井翔委屈巴巴地跺了跺地。


02.

机长的工作那么忙,逢年过个节就有好几次不在家。相叶当然不会像小女生一样缠着他,但正因为他的懂事,樱井才尤其自责、愧疚自己抛下相叶一个人寂寞地留守空房。


虽然一般相叶都在疯狂地在deadline上挣扎吧。



但是这次,他想尽力好好给masaki baby过一次生日。



这么想着,已经到了家门口。樱井推门进去,盈盈的暖光从打开的门缝里泻出来。


03.

说起来相叶雅纪是怎么成为樱井翔的masaki baby的呢?

那是樱井翔那趟航程的最后一个航班,从意大利米兰飞到法国巴黎。当他疲惫地拖着飞行箱走出机场的时候,却猝不及防地被一个柴犬抬起身子一巴掌糊住大腿。



樱井翔:恩??????


随即一个瘦高的身影向他跑过来,嘴里一边喊着:「对不起呀!!!它不咬人的!不好意思啦!」他连忙跑过来拉过柴犬颈上的绳环,气喘吁吁地向樱井翔抱歉。樱井点点头,一时有点愣住,因为,恩,他觉得这位养柴犬的先生长得有点好看。



甚至有点心动,dokidoki的那种。



他直愣愣地盯着人家脸看,直到男子不好意思地笑笑才如梦初醒自己的失态,连忙摆手:「没关系。」樱井翔暗自懊恼自己是不是繁重的工作之后连正常社交都不能了,顺手揉了把在手掌底下乱晃的毛绒绒的脑袋。然后柴犬又用舌头糊了他手心一把,樱井一惊,一下把手弹起来。


这位男子看到这场景哼哧哼哧地笑起来,蹲下来呼噜柴犬的毛:「你和haru还真是有缘呐?这位先生,要不要请你喝杯咖啡?」樱井翔看了看他漆黑的双瞳,也笑起来:「不胜荣幸。樱井翔。」

「相叶雅纪。」抱着名为haru的柴犬的男人眨眨眼睛回答道。


04.

「翔酱看起来穿得好炫酷呀,是不是机长?」相叶雅纪像个好奇宝宝一样对着樱井的制服指指点点,「电影里的机长都超酷的。」


樱井不禁失笑,哪有这么快就叫得这么亲昵的:「没有电影里那么酷啦,艺术源于生活,其实当机长很累的。」


相叶雅纪点点头,也是,不然你也不会憔悴得脸都水肿了。


脸肿了?!樱井翔吓得连忙捏了下腮帮子,他可万万没想到会在有好感的对象面前出糗,手忙脚乱地想找能反光的物体照来看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逗你玩的啦翔酱,不过一脸疲惫是真的,要注意休息噢。」相叶一脸诡计得逞的样子开心地哈哈大笑。


樱井真的拿他没办法,他可能才意识到说不定眼前的男人心里藏着的是个小恶魔。


05.

有一有二必有三。

不知道为什么两人顺理成章地经常约到一起,今天是街角有着浓郁咖啡香的咖啡厅,回来是限时免费供应啤酒的酒吧。自然而然地,两人的关系也越来越熟络起来。



相叶雅纪可能有迷惑人心的魔力。



喜欢的心情开始发酵的樱井先生却把错怪罪到了相叶先生身上。



相叶先生呢?相叶先生表示很冤枉。


于是樱井开始越来越惦念着相叶雅纪,丝毫没有一点自己一见钟情的意识,即便这仿佛教科书般的老套。


06.

相叶告诉樱井翔他是一名在意大利的留学生,在米兰读服装设计。樱井翔开口称赞道,果然不愧身着这么时尚,本就是模特的身材,相叶你这要是一飞吻,全意大利的女孩都给你招过来。逗得相叶又笑起来,快饶了我吧,我可吃不消。

这次到法国来是来旅行的。相叶雅纪趴在桌子上闷闷的开口。「喔——那你乘的那次航班岂不就是我开的?」樱井开心地发现了这个事实。


「诶?!是吗?!!我就说这次航班的机长好帅呀。跟我同行来的伙伴还不信,谁让他光顾着玩游戏机都没看到。」相叶吐吐舌头说道。


樱井倒是没想到他们还有这层缘分,内心十分窃喜,又被这个直球怪物搞得耳朵根热了起来:「什么嘛,被一个大帅哥夸帅,感觉怪怪的?」


「没有啦——翔酱比我帅多啦,立派的样子真的很性感,下次我就把你画到设计作业里面去……」相叶声音越说越小,似乎认真思考起来一样,樱井这回耳朵是彻底红起来了。



07.

渐渐地,两人保持了持续的联系节奏起来,已经到了可以互相串门的地步了。有时是相叶跑到法国来旅游,老到法国旅游的理由是他的竹马在法国留学;或者有时是樱井翔飞到意大利下班。

那是一个外面飘着雪花的冬夜,相叶懒洋洋地枕在樱井腿上摁遥控器,樱井看着报纸,两人好不闲适。


没一会儿好动的相叶呆不住了,爬起来就去窗户扒头看飘下来的雪。


「祖宗哟,你可别冻着。」樱井翔提着相叶拖鞋放到他脚边,无奈又调笑的语气说着。


「翔酱你看,外面的地上已经白了诶。」相叶指着窗外给樱井看。


樱井探头看了看,白雪已经完全把草地遮盖起来,满眼白色,泛着晶莹的光:「是真的很漂亮呐。」


相叶认真地看着雪,又悄悄抬头看了看樱井也跟着认真看雪的侧颜。却在樱井抬头时忙不迭地扭回去。樱井翔心里奇怪相叶怎么老愣神呢?也生怕他再把脚冻着。


相叶在窗户上哈了口气,像小孩一样在上面画了一个心,得意洋洋地冲樱井笑,樱井翔温柔地搓搓相叶的脸庞。


然后樱井翔打算回到沙发那里去,可他的衣角一下子被人拉住拽回去。他一扭头,正好对上相叶雅纪像盛着星空般的眸子。





然后他听见那清爽的嗓音开口:「翔酱,我喜欢你。」

评论
热度(35)

© 狂喊一万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