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石】こころが隠されていた

*是的又是奇怪的短打

*看了很多日影混剪内心突然爆发出来的画面和声音(……








今天一天都是阴沉沉的。


云挤在一起挡住了光线,像是温室大棚的顶子罩着,空气都似乎染上了青色。下过一时淅淅沥沥的雨,弥漫着潮湿的气味。大商场旁边的人行道天桥上依然人潮涌动,宽马路上塞满了车。


二宫穿着针织毛衣再外套一件冲锋衣,背着一个双肩包在路上走着。微微猫背,外套的拉链没有拉上,衣角被书包带压着向后飘。毛衣抵着脖子的领子看起来很暖和。风刮过来已经是冷冽的,带来一些真实感。他只是紧了紧书包带,然后继续以自己的速度往前走。现在已经是下午了,再过两三个小时天就会真正暗了。二宫绕过弯熟稔地把一封信投进信箱里,然后踏着通向地下的台阶走入地铁站。


很普通的在地铁站里,站在匆忙移动的人群里的大学生的样子。二宫靠着旁边的柱子摆弄手机,还不打算坐电梯到底下去等车。他挠了挠后脑勺翘起来的发尾。地铁里是暗暗的冷色调的光,打在人脸上显得不健康的白,人来人往表情僵硬而麻木,跟地上在马路上匆忙转移的人没有区别,跟倚着柱子的他也没有分别。


人声嘈杂。


其实哪里都是嘈杂的。下了课的教室里,中午的食堂里,周末的体育馆里,人行车来的路上,小孩嬉闹的公园里,邻家大妈热切问候的小区里,上班族碰杯牢骚的居酒屋里,充满蝉鸣和蟋蟀叫的夜空下,和相叶晚上宵夜的路边摊上,和润逛的电玩城里,和大野桑吵闹的寝室里。



和樱井翔在岸边放烟花的夏日祭里。



都涂抹着艳丽刺眼的色彩和嘈杂的声音。





「……听到这样声音的你,也能听到那样的声音吗?」




二宫闭上眼任思绪起飞,在一次吐息中他能获得一刹那的放松。二宫觉得脑子有点乱,而且有些累,这实在折磨他有些久了。说实在的,他有点想哭,可是也实在没什么哭的必要的理由。二宫摸摸脸颊,凉凉的,光滑的。但他只打开他不应该明白这种莫名其妙的情绪源自哪里。


二宫站上了扶手梯的一阶,等着它慢慢地把自己运到下面。车大约快来了,聚集成一列列的人们在站台上等着,远远的有呼啸的声音刮来。他踏上站台的那一刻,一个大概也是大学生年纪的男孩不知道因为什么跌向轨道里。风衣无力地飞起来,一侧的背包带已经掉下去,二宫看见了惊恐地望过来的那双大眼睛,以及从喉咙里冒出来的那声呜咽。那眼里的惊恐远过于跌入轨道的程度,但他只把求助的眼神投向了他,在空中扑腾的手不知道想要抓住的是什么。


二宫知道自己在看到那背影时就自然而然地清楚那是谁了,在心里刻画了无数遍的剪影。在他看到少年起飞的瞬间,他就已经拼尽全力奔向他,冲锋衣被风兜起来压着书包,头发也被吹起来露出了光洁的额头。不管少年有没有要掉下去,二宫只知道他都要冲过去到那里,立刻,马上。他跑得虽然疯狂但平静,却不可自抑地感觉到有风拍打在湿润的脸上。心脏咚咚跳着也想自己飞起来,二宫迈着腿,扑向少年,攥紧那双手,心才有了着落。他本想把少年拉回站台里,却双双跌了下去。两人抱在一起,二宫才看见少年早已哭得满面涕泪,他自己也半斤八两。麻木的人群依然没有来及做出什么反应。


已经有黄色的车灯照过来了,撞击铁轨的声音在高速接近,车道里阴冷的风提前冲过。二宫紧紧抱着少年,突然爆发出,近乎哀嚎的嘶吼。个头比他还要稍微大一点的少年也紧紧拽着他,哭得用力,把头埋在冲锋衣侧面的领子里。






「好きだからーーーーー!!!!!!!!」






二宫紧闭着双眼,鼻头哭得红红的,脸上因为太过用力而出现了很多纹,嗓子里还溢着呻吟。二宫抵着樱井的额头,泣不成音地。「好きだから........好きですよ。」


「僕は一緒だ。」樱井也泛着哭腔地回应到。



少年头抵着对方的肩膀,慢慢弯起来了有泪划过的嘴角。







车已经来到了拐弯处。



人群还是寂静。



地上又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

评论(7)
热度(4)
©狂喊一万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