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吃关东煮的时候加不加汤你心里没数吗?

*短打无敌
*不加汤的是邪教就该斩立决(。
*觉得自己像个劣质段子手





当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终于收拾好了书包慢慢从学校里走出来,天早就暗得透彻了。到了冬季,天就开始黑的越来越早,甚至就连一放学就抬头望出窗户也来不及看到天还亮着的样子。呼呼的风从大衣的领子里灌进来,二宫有点怨念地看着旁边带了围巾的相叶缩了缩脖子,而相叶只顾着抵抗耳朵冻得慌的苦楚没有发现戴了耳罩的二宫的小动作。

两人出了校门拐了个弯一起笔直地向前走,而人的视野能够达到120°的眼睛让他们感受到了旁边投射过来的一片红绿白交织的光,和隐隐约约的数字。


7-11。


同时意味着。



开着暖气的空调,一大排整整齐齐摆放着各式暖饮的柜子。



以及,热乎乎的关东煮。




二宫和相叶对视了一眼,就在这电光石火的一瞬间达成了革命友谊的共识。

总武线组小伙伴现在立刻马上手挽手地朝着那亮着霓虹灯的店面前进,气势汹汹,势不可挡。

随着推开门后电子铃铛清脆地响了两声,二宫和相叶先后跨进了店里。二宫呼了口气终于把脖子从领子里解放出来,而相叶也不再紧绷着神经对抗变得红彤彤的耳朵。暖气就是冬天的救世主,两人在门口跺了下脚后终于有了点如沐春风的感觉,然后同时指着傻兮兮的对方嘲笑起来。

“哇Nino好傻的样子之前缩着脖子像个小老头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笨蛋相叶耳朵那么红你是村里来的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呀,完美的两个笨蛋高中生少年。



咕噜。



“咦Nino你肚子饿了吗?”

“你才是吧?毕竟你这个笨蛋家伙需要吃的多嘛。”

两个人脸不红心不跳地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若无其事。毕竟大家都是饿肚子的人,互相留个脸面。

「而且,有谁能够在寒冷的冬天的晚上站在关东煮柜台前肚子不会饿呢?」二宫睿智地给出了依据。

“那么——姐姐,我要一个魔芋丝两个蟹粉包一个萝卜。杯装的。”

“姐姐——我要一个鸡脆骨一个萝卜一个魔芋丝一个竹轮。杯装!”

“好的——需要汤吗?”服务员小姐姐微笑着问面前探着毛茸茸的两个脑袋盯着柜子里的关东煮的小家伙。


“要。”

“不要。”



小姐姐点点头之后整理好了关东煮盖了盖子,准备拿去结账。


而此时二宫和相叶周围的气氛却结结实实地凝固住。




“你再说一遍。关东煮不要汤?”


“关东煮要汤的是什么败类。”


“关东煮怎么能不加汤!?你给我向关东煮的神明道歉!!!”


“你才是!!竟然加汤。你对得起做成关东煮的食材吗?!!”



昔日的战友说翻脸就翻脸,剑拔弩张的气势一触即发。两人僵持着结了账拿走了各自的关东煮,然后站在桌台的边上一边捧着关东煮取暖一边开始交战。


两个人皱着眉头互相从食材,味道,口感,制作方式,主要作用,食用方式,人体构造等等各个方面对对方唇枪舌炮。谁也说服不了谁,谁也不认输。两人都坚持着这种是底线的事情不可有丝毫的退让的理念。等热气散的差不多了二宫和相叶掀开盖子,拿着签子边戳着吃边锲而不舍地继续辩论,相叶咬着萝卜呼噜呼噜得说不清字,二宫啃着魔芋丝叽里咕噜得听不清楚,于是两人恶狠狠地拿眼神瞥对方。


然而在两个人斗得不亦乐乎的时候樱井翔刚付完巧克力奶的钱,他好奇地走到两个斗蟋蟀旁边瞅着,然后把吸管插进了罐子里。



“冬天当然要喝热巧克力牛奶啊——。”




樱井一眼看穿了两个人的战况然后气定神闲地咬着吸管说。














“啊......晚饭是奶油三文鱼意面好呢还是肉酱面好呢。”松本润同学苦恼地思考着。

“润酱什么时候出来啊......呜。”在店外等着松本润,把自己包得像个小粽子的大野智同学跺了跺脚。

评论(9)
热度(44)
©狂喊一万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