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榎】立入禁止(2)

*梗源洲迹衙小可爱的图 @人間國寶衙四歲 

*是鹿先生配字的扩展哦 @鹿先生。 

*可能be结局预警!!!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榎本径闭着眼睛面无表情地啜着咖啡在脑海里想到,现在事情的发展实在出乎他的意料,让原以为总能掌握全局的他有些焦躁不安。

外面的雪在纷纷繁繁地下,地上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亮晶晶绒绒的。错乱的脚印车轮印带着污泥刻在里面,完全暴露着所有踪迹。

而对面的男人依旧穿着他那蓝色的西服外套,笑嘻嘻地轻轻晃着手里的杯子,像是五六岁的小孩般带着愉快的心情想要对窗外的雪景探头探脑。单挎包大大咧咧地搁在一旁,拉链没有拉上都能让人看到里面闲散着的几本书,冲锋衣胡乱地叠着搭在上面,看着他悠闲的程度榎本径严重怀疑这是个失业游民。

自从在上回在暴雨中的咖啡厅里“糟糕”的邂逅之后,这个自称吉本荒野的男人便似街头流浪狗一样烦人地缠上了他。不知从哪里打听到了F&F安保商店,更过分地通过介绍竟成了商店的客户。榎本径表面上毫无波澜,听之任之,对待他如同普通客户一般,然而看到吉本时注目的次数更多了。


他也想对待他如同普通客户一般。



可这突然出现的家伙开始慢慢地把他的生活搞得一团糟。


且不提这个行为举止奇特的男人三番五次地以上门服务把榎本叫出来然后约出去喝咖啡,学乖了的榎本不再受他当,而吉本也学会了直接把进行完上门服务的榎本拐到咖啡厅。榎本径觉得自己现在对东京的咖啡厅已经可以说是资深级别的了解了,然而最让他头疼的不是吉本随时随地强行拉走他,而是他实在摸不清吉本到底要搞什么,上回被一群炸了毛的猫埋起来,上上回在人工造出来的“死海”上漂浮着喝咖啡。任何人的做事行为都是有逻辑的,榎本径深信不疑。但是他觉得吉本就是个黑洞。

“吉本难道对咖啡有什么他妈的执念吗?还是他妈的恨我?”榎本径扪心自问着痛苦思考这个问题。



并且更有甚者,就像现在,已经要把榎本气得不得了了,如果可以归类的话,他相信吉本就是“过分”的代名词。



“我爱你噢径酱。”


吉本荒野探身到茶几上托着腮帮子凑近了看榎本,眼睫毛忽闪忽闪地,大眼睛有神在在地瞅他。榎本径闭上眼,轻轻地吐了口气,然后把咖啡杯安稳地放到旁边。





“吉本先生,我想如果您没有正事的话,下午茶时间已经可以结束了。”





“好的哦,那拜拜,下次再见啦径酱。”吉本依然是乐得眼都要眯起来的表情,搞怪地挥挥手,另一只手把勺子在杯子里面晃得叮当响,并且榎本径知道他下次的“犯罪预告”肯定会实现,只得兀自头疼。榎本径表情上是没有丝毫松懈,礼节性地弯了弯腰,提起单肩背丝毫不拖泥带水地转身往门外走。

在后面托着下巴撅着嘴的吉本荒野,嘴角的笑意也渐渐褪去,眨了眨眼,仰头一口气把剩下的咖啡全干了,然后撒气般地陷在柔软的单人沙发里,悄悄地弯了弯眼梢。

外面的雪已经差不多停了,懒懒散散的阳光从云朵后面照过来,反射的光线让雪花有种会发光的错觉,到处都泛着光晕。人一脚踩上去“咯吱咯吱”地响,雪层处零星地冒着几个草尖。车前的挡风玻璃上,也薄薄地覆盖了一层白绒。


就在榎本径拉开面包车车门,要开启发动机的时候。藏在街道拐角阴影里的男人打开了手机里的照相软件,对准了一脚跨上车的榎本径。

“咔嚓”

“いいねえー”



面包车在发动机开启时的突突的响的声音中,一个转弯拐出了街道。

评论(1)
热度(10)
©狂喊一万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