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榎】立入禁止 (1)

*梗源洲迹衙小可爱的图 @人間國寶衙四歲 

*是鹿先生配字的扩展哦 @鹿先生。 

*可能算be结局预警!!


本应出现的令人心旷神怡的清晨的第一缕微风并没有卷着纯粹的阳光飘进斜开的窗户,远方浅色的乌云翻滚着无声地压下天光。手机自带的闹钟铃声突兀地响起,榎本径随即悠悠转醒,伸手摁下停止,刚好卡在响过一遍的时间。与常人刚起床时慵懒的眼神不同,榎本的眼眸清明的很。


 榎本坐起来转身下床,走向浴室去洗漱了。当他开始从衣柜里拿出前一晚准备好的今天的一套衣服时,细微尖锐的鸟鸣声已经悄悄弥漫出来。榎本走近了窗户,看着外面静默了一会儿,便把窗户合上了。闷热的空气充斥着整个房间,低气压让人心情难以雀跃起来,即使这样榎本依然稳妥的穿着衬衣、针织外套,甚至打好了领带,皮鞋油亮无污。榎本推开门,走到了外屋。

 

吉本荒野令沼田家意外地没有一大早便在庭院里做早操,家庭教师只是蹲坐在摇椅上,举着亮着屏幕的手机若有所思地望向远方。沼田茂之疑惑地和沼田慎一对了眼神,最后决定无视就好,不要招惹那个难缠的家伙。慎一、爸爸陆续出门,茂之踌躇地准备走,犹豫着要不要去请教家庭教师今天的任务,为难地看着收拾餐桌的妈妈。


家庭教师此时却出了声,他从摇椅上跳下来,嗓音一清刚才的落寞,变回平常太过元气以至诡异的音调。吉本荒野捞过书包压在茂之肩上,搂着他的肩膀告诉茂之:“今天只要乖乖去上学,放学后尽早回家就好了。”


茂之尽管非常疑惑,但也乐得清闲,校园欺凌已经够他受了,再加上家教莫名其妙的教学任务实在是累得够呛。


然而当妈妈准备应付总是有各种各样要求的家庭教师的早餐时,吉本荒野却背上单肩背,笑得一脸灿烂向妈妈说:“这一天我外出活动,给茂之准备教学材料,晚上不用留灯了。”

 

皮鞋踢踏着,脚跟撞击着地面发出好听的声音,榎本挂着单肩背,提着工具包给客户进行上门服务。这一个客户的任务完成已是下午,才四五点钟,可天色似是已晚,一天的阴天仿佛昭示着什么。而榎本低头看表时,一滴水珠打在表面上,榎本扭头就推开了旁边咖啡馆的门。

 

难以想象地雨越下越大,还渐渐伴起了雷鸣的轰声,只是看外面的天空让人误以为是晚上九点,时不时一道无声的强烈闪光破开乌云,紧接着是碾压空气的雷鸣。榎本径面无表情地坐在咖啡馆靠窗的位置,陷在远离嘈杂人群因为骤雨而小声咒骂,发牢骚的角落的沙发里,面前的一杯咖啡还蒸腾着热气,只是无人享受。

 

打破室内令人窒息的低气压的是冲进来的被雨淋得湿漉漉的中年男人,头发已全被打湿垂在耳边和眉头,蓝色的外套似乎变成深蓝色,干的地方几乎没有,唯一好好护在怀里的包上也缀满了水滴。这个男人在门口低头站住了,抖了抖身上的水,左顾右盼着便往屋内深处走去。男人似是因为一身水,不愿麻烦到旁边人,特意去选远离人群的座位,最终来到榎本面前。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男人好听的嗓音低沉地问道,榎本依然面无表情,不出一声。而男人便嬉皮笑脸地坐下了,自来熟地开始整理衣服。待他整理妥当,榎本表情依然看不出是怒是喜,只是眼睛稍微眯了起来,恰似一只精打细算的猫。

 

男人好听的嗓音又响起,似乎带着蛊惑一般:“你好,我叫吉本荒野。你呢?”

 



“你好,我叫榎本径。”


评论(5)
热度(13)
©狂喊一万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