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关于咖啡的哲学探讨


“怎么不算呢?”二宫和也一边循循善诱着一边翻上在底下的相叶看来高不可攀的台子,神奇的没让咖啡泛起一点波澜,二宫挪了挪屁股调整姿势坐好。“你看,啤酒好喝吗?红酒、白酒、烧酒、清酒好喝吗?不好喝吧。哪种酒会好喝啊。别跟我说你前天跟学校门口的便利店的圆脸小哥哥偷喝的鸡尾酒,我说的是大人喝的酒。对,他也不算大人,鸡尾酒也不是大人喝的酒,我说不是就不是,闭嘴。”


“可是你看大人不还是一个劲儿的喝吗?你看哪天居酒屋不是人声鼎沸?酒可是真的一点都不好喝,但是大人们不还是一个劲儿的喝嘛。”


相叶雅纪抬头望着上面一脸云淡风轻一口一口喝着咖啡的二宫,想要辩驳却发现自己实在说不过伶牙俐齿的竹马,菱形嘴开开合合也没吐出一个音节,只得懊恼地晃晃头。二宫躲在快要溢出的奶泡后面满意的弯了弯嘴角,气定神闲地把泡泡吹开,颇有那么点不小心露出来的春风得意的样子。

“所以说咖啡也是一样的嘛。咖啡那么难喝,对吧。咖啡那么难喝的啊。”说完好像想起来要证明什么一样,二宫猛地给自己灌了一大口,薄唇边抿了一圈白色的奶泡,活像长了白胡子的圣诞公公。他悠哉悠哉地享受了下坐在高处视野开阔的畅快感,裹挟着树叶的清香的气流卷起发稍,自上而下的视角是多么让人心情舒畅,他甚至有种他就是这么高的错觉。然后低头瞅了瞅底下窸窸窣窣的一头棕毛和相叶藏在手里背后的新奇士西柚味的汽水。直到相叶那乌七八黑眼白出走的眼珠不再专注地盯着他,二宫才悄悄呼了口气摆起小腿来。

天知道这个好像叫拿铁还是什么来着的咖啡有多难喝。二宫愤愤地想着。怎么说来着?就像滚烫的烂泥。对,不知道从哪看到这句话的二宫觉得这句话说的太对了。不仅难喝,而且大概因为小小的心脏还无法承受过量的咖啡因,他一直能听见有些兵荒马乱的心跳声。不是很好受,而且腹部也悄然掀起了一点绞痛的感觉,他才想起来自己好像没吃午饭。但自始至终二宫都在相叶面前表演着“大人的游刃有余”,而且他觉得自己表现的很棒,相叶那个笨蛋绝对看不出来。

相叶也确实没看出来。




“可是,小和。焦糖玛奇朵就很好喝啊,提拉米苏也不难喝啊。”相叶皱着眉认真的向二宫和也说。





“闭嘴,相叶氏。我说难喝就是难喝。”

二宫撇撇嘴抬手扔了咖啡杯进垃圾桶,连个扔野球的姿势都不舍得给它,也大概没人会管溅在地上的几滴褐色的星星点点。二宫跳下来抢过相叶手里的新奇士拧开就边喝边往前走,听着二氧化碳“噗”得被释放到外界的声音他才觉得自己的胃好一点。相叶也咧开了嘴角笑着转身追上了二宫跑去闹他,瞬间把刚才的针锋相对抛在脑后,呼哧呼哧得只有相叶才能发出的笑声萦绕在耳边,惹得二宫皱了皱眉头。

“喂,给我也留一口啊,小和。”

评论
热度(23)
©狂喊一万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