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既能坐在台阶上托着下巴看着行人和车水马流就哭出来,也可以坐在天台上仰望着滑过天空的鸟儿开心地不能自已。

我到底是想哭还是想笑呢?

【二人花】心动时刻

*空间看到的梗 图附在最后

*女装丸x大学生仓

*有拉灯

16.

“我说过了,我没有在外面乱搞!”大仓忠义愤怒地拍桌而起,与锦户亮怒目而视。


“哦,那你说说看。那天晚上为什么一宿都没回来?”锦户亮面无表情地和大仓对视,“像个男人有担当一点,大仓忠义。你口口声声说你有分寸,还一声不吭地一夜未归。作为同一个寝室的室友,你太让我寒心了。”


听到锦户提到那一晚的大仓又羞又恼地腾得一下红了脸,嚣张的气焰消失殆尽,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是什么让叱咤校园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少东家如此吃瘪。

让我们走进今天的“今日说法”。


那得回到一个月前的联谊会上说起。

01.

“不好意...

他们好帅,还是那么开心地站在一起,还是那样意气风发,好像义无反顾地在等一个再也不会回来的人一样。

-

大家好我是12号 给大家看我们康学补习班的翻译大师们

转载自:底特律康学补习班学生工作处

-

成名本人亲自挂我,希望可以抱住这个文画双修的巨佬的大腿(发出框叫

转载自:衿枫是今风

【BJ】男人都是大屁眼子(1)

*年龄差有操作
*附带丢丢丸昴/仓安

“男人都是大骗子!!!”经历了开学第一学期的高一新生锦户亮在自己的挚友丸山隆平面前发出愤怒的低吼。

“嘛……亮酱小点声。”丸山一脸微妙的表情揉了揉自己的一头卷毛,“你也是男的啊,况且,你不要像个被裕亲抛弃的怨妇一样。不过是放了你一次鸽子吧。”

“………………你刚认识他多久凭什么你就可以叫他裕亲了?!!”

您的重点竟然在这里吗锦户先生?!

故意装傻卖出吐槽机会的狸猫先生瞪大了眼表示受到了惊吓。

事情要翻回到一周前。

不,还是刚开学吧。
那个锦户亮与命运邂逅的日子。

那天天气很好,阳光亮眼并不刺眼,微风带给外面的人一丝清凉,这对锦户亮来说是崭新的一天,因为他要到一个崭新的地方去。...

我真的是………………跳了新坑就无法兼顾老坑……文不仅写不出来,也有点看不下去………

说明我是天生一心一意的多情种啊…………(恩?

还差一个群活和一大堆没完结的 有些想坑了 我要是说坑了会不会有人打死我(……。

可我手底下新坑已经开了(………………

【末子】带我自杀吧润君

*我是真的写不完了绝望地写篇文泄愤

*而且我手机开不开机了并面临着要被格式化的危险,真是双喜临门

*烂尾半小时短打,虽然大后天我人就死了,但我曾留下过一篇文


01.


“发疯别带上我,二宫和也。”松本润冷静地说道。


02.

从小到大二宫有很多忧愁到丧到极致的时候,陪伴他一起长大的他弟松本润自然一一见过,比如假期结束快开学的时候啊,距离期中考还有一个周末的时候啊,距离期末考还有一个周末的时候啊,交论文的deadline快到了的时候啊,诸如此类。情绪变化主要表现为心惊胆战地跺着脚玩电脑,到翻开空白的作业本躺在桌面上再心惊胆战地玩手机,再到看...

“我坠入了充满了爱着我的你的世界。”

“说人话。”

“我睡觉了,晚安。”

趋光性

每一个闪耀的人都源自于一个使他或她闪耀的发光的人。

闪耀的人杀掉自己,或着成长自己。


首先需要做的第一件事是找到自我。

【竹马】Till the love runs out

预警:
*这是一个谁也不爱了的故事,所以大概没有二相/相二之分www
*@Kircheis_ 的点梗
*题目和歌词来源于OneRepublic的Love runs out,翻译来自百度云

01.

「啊。啊是吗。最后的单身狂欢夜的派对吗?好的我会去的。」

「顺便还是想再说一句,ニノ,恭喜新婚哦!」相叶一边切肉一边用颈侧和肩膀夹着手机笑着通话。

02.

相叶是二宫的好哥们,很显然的,而且是从小一条裤子穿起来的那种。

直到十年前。

直到十年前他俩都还保持着纯洁的青梅竹马的关系,或许是表面纯洁,一直坚守着直到年少轻狂喝到烂醉的那一晚。

怪酒后乱性也好,怪某一方或者双方的心怀不轨也好,但是两个人就是心照不宣地滚到一...

「就是涂上劣质的红色指甲油,抹上仅有的一个便宜色号的口红,洒下一点点大众的香水,想勾引你啊。」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妈诶真的哈哈哈哈哈哈先给Neeko叫声好另外焰觉觉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有栖桑也太厉害了

Kircheis_:

火柴人同学应该感谢lof能放十张

是的这是我们的二相群搞事接龙活动w

顺序是:

糖炒栗子
马它子

狂喊
neeko
焰觉
有栖

放弃艾特了w大家看到认领一下

欢迎加入柴柴吃兔兔,群聊号码:665419612

【竹马】当代网红模特就能在咖啡馆里当奇怪的变态客人了吗?


01.

显然不能。

02.

当二宫第三回趴在柜台旁看到那个明明穿得亮闪闪却还带了个帽檐很大的帽子拼命掩饰自己存在感的男人时,他确定了。

他的咖啡馆里来了一个奇怪的客人。

不,是变态。

03.

那个男人第一次到店里来就引起了二宫的注意,毕竟穿着T恤搭着西装裤还戴着沙滩镜走进咖啡馆的客人真的不多。可能是个生性张扬、喜爱吸引住大家眼球的客人吧。不过说实在的,谅是他表弟J也搭配不出来这么花哨的衣服。二宫瞄过他一眼之后一边内心吐槽一边继续低头认真地做手里的事。

可当他站到二宫面前小心翼翼地指了指柜台里的一块小巧的乳酪蛋糕,还生怕被别人发现似的小声音问他:「还有热巧吗?」时,二宫就没法保持淡定了,但还是很有职业素养地给他...

我们都知道相叶雅纪的司马昭之心昭然若揭了

手掌贴手掌比大小需要摁着对方举高然后故意带走重心和平衡吗?

这不清楚,不过没关系。

相叶雅纪这个人物不可小觑。

事实上我们都能看得到相叶雅纪在踱步到二宫和也面前时没压下去的嘴角已经暴露了他。我觉得我也有正当理由怀疑他为了私心而快速敷衍了迅速认输的大野智,这对大野智先生是极大的不尊重。

根据天然切黑的定律我不得不再凭借着事实继续阴谋论一下,相叶雅纪在从一开始是不是就已经预备好了最后一步。

面对着身侧满满的观众,胆大妄为。

当二宫配合得把手贴上去,而相叶却莫名摁着他的手时候。我可以看到,当年在小指上画脸或者听诊器低语时相叶雅纪意图不轨的蠢蠢欲动,他从来就没很好地掩饰过,他可能就没想。

然后下一秒他就一鸣惊人地强...

有没有人想加入我成为护肝行动小组。

致力于每晚催人睡觉不熬夜修仙拒绝头疼腰疼肾虚脱发。

【磁石】Electricity's Xmas(上)

*我说它是圣诞贺文它就是,反正是在今天发的,虽然它还没写完吧(。

樱井翔,一个普普通通的会社里的小职员,典型的良好公民,一年内交规违章不超过3分的那种,坚定的唯物主义者,现实主义者。

最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撞邪了。

子不语怪力乱神,我们知书达礼博古通今的樱井翔先生连这句外国的古话都知道,但是扪心自问,他实在是不得不产生这样的怀疑。

一切都源于出了写字楼大门向右转,在第一个小路口再向右转拐弯时经过的那个高压电箱。

这是樱井翔第三次路过这个高压电箱了。

平时可能每天都有路过它,但樱井从来没有给它施舍过一个眼神,可是这是第三次在他路过时这个电箱充满存在感地抓着他的眼球了。

高压电箱里面发出“咣当咣当”的声音,跟那...

这篇博客被我裱起来了。博主被我拉走了。(等

鹿先生。:

*寫了好久也不知道自己寫了啥。
*總之我的蛇寶貝生日快樂!!!
*主播翔x主播和

「您好,這裡是Niji Music。現在正是歌曲點播的時間,這位聽眾想要點播一首什麼歌曲呢?」

「你好,我,不想點播歌曲。嗯、嗯…能陪我聊聊天嗎?」

二宮和也,27歲。
主持電臺節目三年以來第一次碰到這樣的觀眾。
憑藉嗓音吃飯卻第一次被電話那頭的聲音所吸引。

不過職業素養還是讓他堅守住了自己的陣地。

「可是這位聽眾。我們這裡不是情感訪談節目呀…?」

「啊抱歉抱歉!是我听岔了。唔啊原來現在才中午啊…我以為這是你的另一檔節目呢。聽到你的聲音我就打電話進來了……我下次再打過...

【SA】天边微卷的残云和明亮日光 (上)

*设定机长Sx意大利留学生A
*我不是太清楚机长职业和航班等相关专业知识和术语,完全就按自己想的写了对八起!!欢迎评论指正!!
*是想一篇完的,但是对不起我太困了……
*疯狂爆肝写给师父父考前攒rp。保佑她明天运气好好!希望她不要紧脏今晚能睡得好一点。

00.

他们从未想过对方会这样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里,然而这世界多奇妙。

01.

刚结束完连着三天的飞行樱井终于可以走出机场,他拉着飞行箱,滑轮滚过地面,皮鞋在地上踢踏踢踏着作响。虽然走过专用通道显得如同电影里面一样意气风发,不过此时已是半夜两点,静谧的机场和黢黑的夜空让樱井不禁叫苦。

天知道他想自家恋人想得有多紧。

那眼白出走却又大又闪亮的眼睛,笑容像宝石箱一般...

【吉榎】立入禁止(3)

*梗来自这位@洲迹衙同學 
*由这位配字扩写@鹿先生。 
*没想到吧!!我更了竟然!!!

榎本径预感得到这不是什么好事。

已经有将近一周时间没有再收到吉本荒野无聊的骚扰电话,也没有再强行不顾他人意愿地将他拉到哪个奇怪的咖啡厅。榎本径不是什么受虐狂,麻烦不来反而期盼。事实上他隐隐约约感受到吉本或许是个跟他一样“同类”的男人,而他的难缠早已体现得淋漓尽致,突然放弃一个目标没有理由。

“欲擒故纵的招数也实在太可笑了。”榎本径嗤笑道。

榎本径自在地猫在自己的工作室里摆弄着心爱的锁,这让他专注并且心神宁静,虽然甚至专注到有些病态。按照榎本径的猜测,吉本荒野在找他的平衡点,他相信吉本极有可能现在就...

【KS】你见过这熟悉的套路吗(中下)

*霸道总裁明星Nx温柔体贴趋炎附势O
*图来自这位朋友@洲迹衙同學 脑洞来自对话
*更新了没想到吧!厉害吧!

大野智已经住进这件公寓有相当一段时间了。

每天大野智就是躺在家里上上网,看看钓鱼咨询看看招聘行情。

可二宫来的次数倒是真的少之又少。

自从上回二宫把钥匙扔给他之后,也就来过三四次,只是检查一下自己生活自理得还好就又匆匆而去。大野智看他的脸色并不好,却总是着急忙慌得赶来赶去,跟经纪人多多少少了解到是正好二宫自那之后遇到了问题,忙得焦头烂额。娱乐圈似乎暗中被人抢走不少资源,公司那边也不得安生。大野智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他也不懂应该怎么办,就只能乖乖在家里待着。「不添乱就是最好了吧。」他窝在沙发...

【竹马】吃关东煮的时候加不加汤你心里没数吗?

*短打无敌
*不加汤的是邪教就该斩立决(。
*觉得自己像个劣质段子手

当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终于收拾好了书包慢慢从学校里走出来,天早就暗得透彻了。到了冬季,天就开始黑的越来越早,甚至就连一放学就抬头望出窗户也来不及看到天还亮着的样子。呼呼的风从大衣的领子里灌进来,二宫有点怨念地看着旁边带了围巾的相叶缩了缩脖子,而相叶只顾着抵抗耳朵冻得慌的苦楚没有发现戴了耳罩的二宫的小动作。

两人出了校门拐了个弯一起笔直地向前走,而人的视野能够达到120°的眼睛让他们感受到了旁边投射过来的一片红绿白交织的光,和隐隐约约的数字。

7-11。

同时意味着。

开着暖气的空调,一大排整整齐齐摆放着各式暖饮的柜子。

以及,热乎乎的...

【SA】M.I. (1)

*开坑使我快乐,开坑使人进步。



樱井翔低头扒拉扒拉脑袋上睡翘的几根毛,然后把警帽严严实实得扣在了脑袋上,双腿站得笔直,这才抬眼看了看眼前站着的警部和站在警部后面的有点畏怯的小警员。

“所以,这是什么意思?”

按警部的话说是这叫松本润的小年轻被丢来搜查二课里锻炼锻炼。新来的小伙子浓眉大眼,一双大睫毛忽闪忽闪的,就是总感觉站不直。「新人来搜查二课锻炼?」樱井翔暗自咂摸咂摸嘴。

“那你从现在起先跟着大野巡查部长干活,跟我来。”樱井翔面无表情地看着警视给自己丢过来的麻烦,示意松本润跟他走。松本润有些紧张的搓着手指,听见招呼后立马中气十足回答了一句“是!”

不管怎么说,看到有着圆乎乎,感觉像面包一样软的脸,皮...

【吉榎】立入禁止(2)

*梗源洲迹衙小可爱的图 @人間國寶衙四歲 

*是鹿先生配字的扩展哦 @鹿先生。 

*可能be结局预警!!!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榎本径闭着眼睛面无表情地啜着咖啡在脑海里想到,现在事情的发展实在出乎他的意料,让原以为总能掌握全局的他有些焦躁不安。

外面的雪在纷纷繁繁地下,地上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亮晶晶绒绒的。错乱的脚印车轮印带着污泥刻在里面,完全暴露着所有踪迹。

而对面的男人依旧穿着他那蓝色的西服外套,笑嘻嘻地轻轻晃着手里的杯子,像是五六岁的小孩般带着愉快的心情想要对窗外的雪景探头探脑。单挎包大大咧咧地搁在一旁,拉链没有拉上都能让人看到里面闲散着...

【KS】你见过这熟悉的套路吗 (中上)

*霸道总裁明星Nx温柔体贴趋炎附势O
*图来自这位朋友@人間國寶衙四歲 脑洞来自对话

不管怎么说现在的气氛都只能说成诡异。

二宫和也依然保持着一脸灿烂的笑容看着大野智,下巴上已经有了星星点点青色的胡茬。大野智答完自己的名字之后陷入了沉默,不知道是在拼命消化自己一夜之间身欠巨款还是自己要给人肉偿了。

二宫等的很有耐心,他摸了摸自己扬起的嘴角觉得脸快要僵硬地抽搐了。

然后面前的这个面包脸讷讷地开口:“我最近失业加上房租到期……肉偿的话包住吗。”

二宫快要被气笑了,合着自己来这儿送温暖了。但到底他是个总裁明星,空出一套房子给他住也不是问题。

“行归行,你自己想想以后拿什么作房租。”开玩笑,真当行长做慈善...

【KS】你见过这熟悉的套路吗 (上)

*霸道总裁明星Nx温柔体贴趋炎附势O

*图来自这位朋友 @人間國寶衙四歲  脑洞来自对话


“咣——————!”

一个纤细的人影摇摇晃晃地在车前倒下了。

二宫和也万万没有想到他刚赶走经纪人,欢欢喜喜地来尝试自己少有的亲自驾车体验就出了事。

一辆银白色的LykanHypersport静静地停在路口,原本亮着绿色的信号灯一闪一闪地变成了黄色转瞬又变成了红色。或许是拜天色已晚所赐,这条路上车并不多。而这个看起来有些瘦弱的人直挺挺地倒在了这辆低端大气显奢华的车前面,相隔不到1毫米。

二宫和也很冷静地把脚从油门上离开,手放开了方向盘,冷静地坐在驾驶座上。

思考着是先考虑一下自己会不会被经纪人...

【吉榎】立入禁止 (1)

*梗源洲迹衙小可爱的图 @人間國寶衙四歲 

*是鹿先生配字的扩展哦 @鹿先生。 

*可能算be结局预警!!


本应出现的令人心旷神怡的清晨的第一缕微风并没有卷着纯粹的阳光飘进斜开的窗户,远方浅色的乌云翻滚着无声地压下天光。手机自带的闹钟铃声突兀地响起,榎本径随即悠悠转醒,伸手摁下停止,刚好卡在响过一遍的时间。与常人刚起床时慵懒的眼神不同,榎本的眼眸清明的很。


 榎本坐起来转身下床,走向浴室去洗漱了。当他开始从衣柜里拿出前一晚准备好的今天的一套衣服时,细微尖锐的鸟鸣声已经悄悄弥漫出来。榎本走近了窗户,看着外面静默了一会儿,便把窗户合...

【竹马】关于咖啡的哲学探讨

“怎么不算呢?”二宫和也一边循循善诱着一边翻上在底下的相叶看来高不可攀的台子,神奇的没让咖啡泛起一点波澜,二宫挪了挪屁股调整姿势坐好。“你看,啤酒好喝吗?红酒、白酒、烧酒、清酒好喝吗?不好喝吧。哪种酒会好喝啊。别跟我说你前天跟学校门口的便利店的圆脸小哥哥偷喝的鸡尾酒,我说的是大人喝的酒。对,他也不算大人,鸡尾酒也不是大人喝的酒,我说不是就不是,闭嘴。”

“可是你看大人不还是一个劲儿的喝吗?你看哪天居酒屋不是人声鼎沸?酒可是真的一点都不好喝,但是大人们不还是一个劲儿的喝嘛。”

相叶雅纪抬头望着上面一脸云淡风轻一口一口喝着咖啡的二宫,想要辩驳却发现自己实在说不过伶牙俐齿的竹马,菱形嘴开开合合也没吐...

© 狂喊一万遍。 | Powered by LOFTER